以紫薇花香,鉴中华之光

路旁有一种开花的树,夏季的晨风拂过,许多露珠从压弯了的花条上滚落下去,树枝伸出来,更显出乌油油的绿叶和黛红的花瓣。每当有人用手轻轻地给光滑的枝干挠痒痒时,树梢就微微抖动起来,发出沙沙的声音,像小女孩咯咯的笑,粉紫色的花瓣飘落下来犹如蝶舞轻扬,这种怕痒还会笑出声的树就是大名鼎鼎的紫薇花树。

紫薇花因花期较长、颜色鲜艳别名“满堂红”“百日红”,又因其怕“痒”的特性被称为“痒痒树”,花色有玫红、深粉、绛紫、素白等丰富的颜色。是一种被广泛种植的观花植物,适应性特强的长寿树种,幼时树皮还未剥落挠而不痒,成年树干光滑,轻挠即颤。每当路过时,便会忍不住逗一逗它!仿佛就如汪曾祺先生所说:碎碎叨叨一树,乱成一团,像幼儿园的孩子放开又高又尖的嗓子乱嚷。一棵树,怕痒爱笑还像小孩子样乱嚷,真是可爱。

记得以前老家也有这样一棵成年的紫薇花。夏日炎炎,奶奶总爱带着我在树荫下乘凉,摇摇蒲扇,喀嚓切块西瓜,斑驳的阳光从花瓣间倾泻而下光柱静谧闪烁。奶奶最喜欢这种树,因为这紫薇花儿最顽强,任凭风吹雨打总是傲然挺立,一半埋在尘土里深深扎根,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就如坚强的中华民族,越是一发千钧,存亡绝续之时,越可见布衣之下的炎炎赤血。新年前夕口罩工厂复工加班,流水线传递的是质朴的关怀;除夕夜半火神山医院工地里特殊的年夜饭,是无数工人在万家灯火里坚守着战场;全国各地的募捐,每一份物资都萦绕着执著的信仰。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人们沉着冷静抛却与家人的团圆与欢庆,撇去焦虑和慌张,奉己之力共筑长城万里。

紫薇花开,百日长红。

凛冬散尽,星月长明,

齐心协力,光明在前。

中华民族饱经沧桑,受岁月洗礼而生生不息。阴阳倒转,也能扭转乾坤。昔日非典眈眈,我们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往昔汶川地震,我们携手站起重建家园;新冠病毒来势汹汹,举国上下卯足气以击之;而今汛期又至,我们定能胼手胝足共释水患,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同舟共济,共克难关。

紫薇花开了,香味淡淡萦绕,它长长久久地绽放在枝头等着,等中华再次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时,我们共同驻足,抬头赏花。

   审核:张陆扎

(作者:余雪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