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山,幸福山


不久前,一面精心制作的基诺大鼓,满载着基诺族群众对党的感恩之情和为中国“鼓劲”的心愿,从西南边疆的基诺山送到北京,收藏在中国民族博物馆。

从最后定族、率先脱贫到乡村振兴——我国第56个民族基诺族正奋进在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上。

脱贫攻坚千难万难,守住成果不能松劲。两年多来,基诺山正发生越来越多的新鲜事:徒步旅游悄然兴起,“半山酒店”紧锣密鼓推进,斗茶、美食大赛愈加红火,“特呢朵”山货街声名远扬……

绿浪起伏的基诺山,是希望的山,幸福的山。

“鼓舞”基诺山

基诺山基诺族乡一景(12月13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在基诺族的创世传说中,他们是“从大鼓里走出来的民族”。这面送到北京的大鼓,由基诺大鼓舞传承人白腊先和徒弟们用3个多月时间制作而成。

绷皮、刷漆……今年6月底,大鼓做成。白腊先带领基诺族群众跳起大鼓舞。“共产党带领我们过上好日子,我们把最好的礼物献给党!”他说。

基诺大鼓舞传承人白腊先(前右)向基诺族年轻人传授大鼓舞技艺(12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鼓声回荡在青山绿水间。1979年6月,国务院正式确认基诺族为单一民族,成为我国第56个民族。目前,全国仅2万多人的基诺族,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在基诺语里,“基诺”意思为“舅舅的后代”,除了语言、服饰外,“特懋克”节、大鼓舞等也是基诺族特有的传统文化符号。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四面八方的帮扶资源向基诺山汇聚,2019年基诺族成为云南率先实现整族脱贫的“直过民族”之一。随后,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基诺山乡继续携手社会各界,在培育产业、提升基础设施、开展技能培训等方面做文章。

统计显示,从2016年至今,已有财政专项、沪滇协作等各类资金近1.4亿元投入到基诺山的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工作中。

基诺山一年中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叫“特懋克”节,基诺语意为打铁节。如今,基诺山的年轻人已不再打铁,手机和互联网成为他们新的生产工具。

“这是我们自己采的茶叶,这汤色多好!”对着茶桌上支起的手机,新司土村委会巴飘村民小组“90后”女孩周晓婷向网友推销家乡的好茶,高峰时吸引了数千粉丝观看。

记者看到,巴飘村还专门建了一个农特产品展销中心,取名为“基诺巷子”。“老百姓这些年最大的改变就是自信,敢于学习新鲜事物。”周晓婷说。

周晓婷(左)在家中直播推销家乡的茶叶(12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在不远处的旅游景区基诺山寨,游客聚在大鼓前和当地群众共舞,古老的民族文化被激发出无限的生命力。

鼓声还从基诺山乡民族小学的教室里传来,学校老师基于基诺族鼓歌编创的歌曲深受学生们欢迎。

拼版图片:上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民族小学学生在音乐课上唱歌(12月13日摄);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民族小学学生在音乐课上打手鼓伴奏(12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从教20多年的副校长黄春华说:“以前是一根粉笔搞教学,现在画画都可以用鼠标了。今年学校新招了6名教师,都是‘90后’和‘00后’。”

鼓声阵阵,山乡振兴的步伐越走越稳,茶叶、大红菌、酸笋等山货远销山外,产业发展愈加多元。中老铁路的开通,给基诺山打开又一个联通外界的窗口。

基诺山乡党委书记王超介绍,2020年全乡经济总收入达2.83亿元,农民人均年收入达到1.29万元,脱贫攻坚成果得到有效巩固。

“两山论”新探索

去年,基诺族“90后”青年陶建雄回到家乡基诺山,领着一群小伙伴,依托好山好水,发展起了徒步旅游。

基诺山基诺族乡新司土村巴飘组的一名青年在洗车(12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山林、茶园、河滩,被设计成徒步路线;茶山、云海、溪流,村民习以为常的事物成了风景。

“现在交通、住宿比以前好太多了。就是因为原生态,游客才愿意来,我们更要保护好青山绿水。”接受采访当天,陶建雄又接待了一个采风团队。“游客的吃住一般都在村子里,这样也能带动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他说。

基诺族青年陶建雄(右)往车上装载物资,准备带游客拍摄团队进山踩点(12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近年来,通过践行“两山论”,基诺山乡以生态价值观念的改变带来发展方式的深刻转变,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接续推进乡村振兴注入强劲动力。

当下,北方已是寒风凛冽,但基诺山依然满山葱郁,天蓝、水清、山绿的优质生态令人神往,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4.01%。

基诺山古称攸乐山,是普洱茶六大古茶山之一,目前全乡茶园面积有2.84万亩,茶叶成了村民致富发展的“香饽饽”。

在大山深处,巴来村委会小普希村民小组是靠茶脱贫、以茶兴村的缩影。以前,全村15户人家几乎都是建档立卡户。

今年12月,记者重访小普希村,发现墙上的脱贫标语悄然变成了茶叶的广告画。村民家门口都挂着一个二维码,用手机一扫就能看到有几口人、发展了哪些产业。

山里人主动打广告,很是新鲜。“发展产业是关键。我们要主动把‘甜到人心里的好茶’宣传出去,这两年政府还引入企业到村里建设‘半山酒店’,前景让人期待。”小普希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者扫说。

在巴飘村,新修的环村水泥路干净整洁,各家各户的特色民居前栽种了小花和绿植,宛若一个大花园。

“村容村貌整洁,加上这山山水水,很多游客慕名而来,现在村里有3家农家乐、5家民宿,生意都还不错。”巴飘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车白说。

拼版图片:上图为基诺族村民姿梅(中)在自家开办的农家乐里为游客端上基诺族美食(12月12日摄);下图为基诺族村民姿梅在自家开办的民宿里整理床铺(12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立足于保护生态,当地干部群众在茶园里、村寨旁、轮歇地里,因地制宜种植经济价值较高的珍贵树种,还大力发展竹笋、大红菌、野菜等林下经济。

最近,基诺山乡通过网络投票,选出了自己的标识——以“大鼓”和“基”字为主体的图案,“大山”“河流”和“茶叶”镶嵌其中,有山、有水、有茶,“鼓”声阵阵鸣奋进,“基”础稳稳促发展。

“盐巴不能不吃,工作队不能没有”

基诺山巨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边疆少数民族“一步跨千年”的生动实践。在这背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始终不变。

基诺山乡文化站原站长资切说,上世纪50年代初,云南省委就派出民族工作队到基诺山开展工作。

数十年来,从民族工作队到脱贫攻坚、乡村振兴驻村工作队,一批批的工作队扎根大山,以真心和实干驱走贫困、实现全面小康,推动了基诺族的跨越发展。

当地群众说,“盐巴不能不吃,工作队不能没有”。今天,乡村振兴驻村工作队接过前辈的担子,和当地干部群众并肩奋斗。

从巴卡村的脱贫攻坚到巴亚村的乡村振兴,“60后”党员李志华已在基诺山乡驻村了3个年头。每到一处,他和队员们都要因地制宜发展产业。今年,为了带领巴亚村群众持续增收,他们在做好茶产业的基础上,引进了澳洲坚果。

8月份,1800余株澳洲坚果苗全部种下。“这里的气候和土壤都比较适合,过个三五年就能挂果了。”李志华说。

在基诺山乡,像李志华这样倾情乡村振兴的工作队队员还有10多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都把基诺山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让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不断提升。

在基诺山寨景区,党员发挥带头示范作用,帮助村民在景区开设农家乐、民宿等,还助推当地的手工艺品销售。

“文化传承、景区增收、村民致富,实现了多方共赢。”西双版纳基诺山寨旅游文化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总经理秦艺说。

在当地党委政府和驻村工作队的接力奋斗下,基诺山的新变化越来越多。

2017年以来,全乡569户村民的危房改造项目全部验收完毕,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安居房;

全乡通行政村公路100%硬化,通组道路硬化率达86.96%。投资1000余万元的小黑江大桥在2018年底投入使用,江对岸2个寨子的200多名群众再也不用走吊桥过江;

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全乡小学和初中的升学率已达100%,大学生越来越多,教育正托起乡村振兴的希望;

乡卫生院组建5个家庭医生团队,让老年人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医疗服务……

基诺山基诺族乡卫生院的家庭医生为基诺族老年人检查身体(12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神秘基诺,鼓韵茶山。“今后,我们要把基诺山建成生产生活的美好家园、生态秀美的休憩田园、乡愁漫漫的心灵家园!”王超说。

来源:新华社

编辑:赵秀娟

审核:桂金再   张陆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