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霞漫天映山红

彩霞漫天映山红

--读李文小说《女警扶贫》有感

方桄明  方志辰

一口气读完刊发在《德宏文艺》2021年第2期上李文的小说《女警扶贫》,忍不住为主人公女警王彩霞牛头寨扶贫实绩叫好,被王彩霞扶贫路上的艰辛、坚定、勇敢、机警感动,情不自禁的写下“彩霞漫天映山红”的读后感悟。

说实话,中国的扶贫攻坚工程浩大,涉及人员多,涉及面积广,涉及情况错综复杂,其艰辛可谓震天动地,其成果可谓惊天动地,其精神可谓感天动地。自然,扶贫攻坚过程中涌现的感人故事,成了各种文学体裁争相表现的内容,有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还有美术、书法、摄影、戏剧、舞蹈等等,让人们通过各种体裁的文艺作品,感受扶贫攻坚过程,享受扶贫攻坚成果,领悟传承“上下同心、尽锐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

在众多的反映扶贫攻坚成就的文艺作品中,先不说国家级文艺大咖的各种作品硕果累累,单一个同省兄弟州市的昭通,其以扶贫攻坚为背景的文学文艺和诗书画摄各类作品就令人称羡不已,让同为一省同步开展扶贫攻坚的边疆民族贫困地区的德宏,因为缺少反映扶贫攻坚工作的佳作汗颜。而李文的小说《女警扶贫》,似乎勉强可以填补德宏扶贫攻坚战文艺创作的空白。

细读小说《女警扶贫》,有以下五个方面值得称道。

其一,小说的故事编排合理。小说以年轻女警察王彩霞主动请缨扶贫攻坚牛头寨为故事背景,记录了“头疼粉”牛二转变、残疾人陈伟刚合家欢聚、“传奇事”将军坟显形、“阴谋家”王春生败北、“阴隐人”王峰落网等传奇事件,将一个平淡琐碎的扶贫故事编织的跌宕起伏、有声有色,让人在聚精会神享受阅读神奇的同时,感受扶贫攻坚工作的复杂艰辛,享受扶贫攻坚成功的喜悦快乐,赞叹扶贫攻坚工程的正确伟大。故事从午饭后牛头寨大青树下李老歪的海吹开篇,引出小说主人公扶贫攻坚工作队员女警察王彩霞和她进驻的扶贫村牛头寨,引出扶贫攻坚“绊脚石”醉汉牛二和残疾人陈伟国,引出牛二父母离奇失踪案和陈伟国打工致残索赔案,为故事的深入展开做了铺垫。通读全文,故事的设置合情合理,编排丝丝入扣,情节引人入胜,读来高潮迭起,让人酣畅淋漓。说实在话,扶贫攻坚工程浩大,工作千头百绪,用小说记录扶贫工作,稍不注意就会记成流水账,写成通讯稿。而小说《女警扶贫》恰恰规避了这些问题,足见作者李文编制故事的潜能,也使这篇扶贫小说有了别样的意味。

其二,小说的人物选取得当。4万多字的小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由12个小节组成。众多小节里,出现的人物不少,但重点人物不外乎王彩霞、牛二、陈伟国、王春生、王峰、阿来、李老歪几人。女警王彩霞的选定,是“善”的代表,是“美”的化身,是坚定扶贫的成功缩影,为扶贫攻坚过程中“以抓赌”为题连接牛二、破解“失踪案”转变牛二抓捕王家父子、“以扶志”为题帮扶陈伟国承包小卖部索赔致残款劝回媳妇团聚提供了依据和可能。扶贫对象牛二、陈伟国的选取,则代表了扶贫攻坚的重点和难点。牛二的“懒”、“犟”和陈伟国的“残”、“难”,是导致贫困的最常见常遇的原因和现象,被称为扶贫攻坚的“绊脚石”一点不过,而两人自身所遇之事,又为故事的演变和发展提供了空间,为小说的成功奠定了基础。王春生、王峰父子作为反派人物的选择,则代表了扶贫攻坚过程中“恶”的一面,既为故事增添了悬念、神秘和惊险,又喻示着扶贫攻坚工作的艰险和不易。支书阿来、村民李老歪等人的选取,则为了故事的展开而设定,在小说中发挥了承接转折补台的作用,也是不能丢弃的人物。特别是李老歪前后神普海吹的表现,给人留下较深印象,也为故事圆满起到了前后呼应的作用。总之,在我的印象里,上述人物选取得当,印象深刻,为小说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

其三,小说的情节描写细腻。一篇小说的成功需要故事和人物,有人物无故事不行,有故事无情节描写更不行。个人认为,《女警扶贫》的成功所在就是情节设置环环相扣,人物描写细腻深刻,让人想读爱读,并随着情节描写融入扶贫攻坚全过程,品味主人公的酸甜苦辣。开篇写到女警王彩霞初识牛二和陈伟国,从听别人说到实地走访,从亲眼目睹到交谈交锋,无论情景描写、心理描写还是对话描写,都呈现出牛二的“懒”“犟”和陈伟国的“残”“慘”,深感脱贫之难。但又从牛二的爱赌及父母失踪和陈伟国的打工致残,让女警王彩霞发现了扶贫攻坚的突破口和着力点,也衬托出主人公的聪明机警和勇敢坚定,为后面的故事延续埋下了伏笔。顺着牛二的爱赌,王彩霞以“赌”为引,侦查到了牛头寨的隐蔽赌博窝点,趁机端掉了赌博窝点,借此镇住了牛二,也为王春生设计陷害做了铺垫。这期间的侦查、行动、对话,可谓斗智斗勇,凸显了女警的勇敢机智。而小卖部失火、山道车祸、高利贷、深坑遇险、绝境求生的情景描写,可谓惊天动地,平添了故事的传奇和生动,让人体会到女警扶贫的艰险和扶贫攻坚成功的来之不易。

其四,小说的语言文字朴实。语言文字犹如小说的眼睛,可以为小说增色添彩。《女警扶贫》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让我爱读想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说的语言文字朴实,易读易懂。比如开篇写李老歪海吹,“任何事情经过他那两片干燥的嘴皮一开一合,从里面吐出故事就越发神奇…”寥寥数语,活脱脱一个山村侃客的形象跃然纸上,让你忍俊不禁,不得不往下看。比如王彩霞眼中的牛头寨,“果然像牛头一样的山,屋舍散落,像一串断线的珠子,掉落大山深处。山腰间被氤氲之气包裹的村庄也在她眼前缓缓展开了…如刚出炉的一幅水墨画卷,有种神神秘秘的感觉。”朴实的文字,写出了山村之美和神秘之感。比如初见牛二,“就在这时,门‘咚’被人撞开了,醉醺醺地挤进来一个胡子拉碴、灰头灰脸的人,还带进来一股很浓的汗酸味。进门就满嘴胡话乱说…”醉汉、懒汉、邋遢汉不言自明。比如描写王彩霞希望牛二说实话的心理,“她顿时生成一计,利用他们之间这些漏洞,借题发挥,引蛇出洞,好让他们狗咬狗先咬起来,把那些藏着的、见不得人的问题一一给抖露出来。”寥寥数语,智慧机警跃然纸上。林地里的打斗写到,“王彩霞突然来了个先发制人,左右开弓,一脚一个就把靠得最近的两个歹徒踢翻在地,发出一声声惨叫。其他几个慌了,相互使了个眼色,蜂拥而上…”平实的文字里透露出紧张惊险和生死搏斗,沉着冷静勇敢形象令人赞叹。深坑里的求生写到,“王彩霞目测了一下到洞口的距离,大约有十多米高,洞口都是一些光滑的岩石,不借助绳索之类的东西,想要爬出去比登天还难。”“饥饿也如同一只怪兽偷偷地跑进体内开始撕咬他们的肠胃,饿让人发馋,馋得他们想撕下几片黑吞进肚子里。”“王彩霞忍着剧痛把吃奶的劲都使上了,用手指紧紧地抠住那些裂缝,像巨蜥一样缓缓地爬着,手指都抠出一道道血痕,爬了大慨三四米,抠不住,脚一打滑,整个人像块石头一样坠落了下来…”透过朴实细腻的文字,生的欲望和求生的艰难令人难忘。总之,小说的通篇文字朴实无华,通畅顺口,易读易懂,用百姓文写百姓事,不失为小说成功一因。

其五,小说的结果令人感动。扶贫攻坚是艰难的,但扶贫攻坚成果是喜悦的。小说采用了中国式的“大圆满”结果结束,如同彩霞漫天映山红,让人欣喜,使人振奋,给人信心,令人鼓舞。小说没有像新闻一样的直说王彩霞言行举止得来的成功,而是通过别人说和故事讲推出结果,让人感受扶贫攻坚的不一样和扶贫攻坚成果的不一般。比如十一中写到,“虽说王彩霞到牛头寨还不足百天,但她一心都在为百姓干实事干好事,人们打心里喜欢她。”短短数语,概括了女警王彩霞的扶贫攻坚之功,也道出了扶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之实,期间难度不言而喻。顺着百日,我们不难盘点王彩霞所做之事:满怀信心进村不被信任,掏钱走访贫困农户了解村情民情,“激将”牛二“焕颜”扳回看法,真情帮扶残疾陈伟国赢得好评,端掉赌窝显现斗志,索要致残赔偿说明有法可依,细心追寻失踪案揭露真相,黑社会集团、高利贷、报废车查处,山道车祸、林地打斗、深坑求生、王峰父子落马,等等。透过这些由近及远、远近交织的点点滴滴的叙述描写,农村“酒懒”“赌毒”“残病”的贫困原因不容小觑,黑社会、高利贷等社会治理问题岂可等闲视之,基层组织建设、产业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决不能放手不管。女警王彩霞的扶贫攻坚之路,让我领略了扶贫攻坚的复杂性全局性艰巨性,让我感受到扶贫攻坚成果的来之不易,让我感悟到巩固扶贫攻坚成果和实施乡村振兴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当然,小说也有诸多不足。

如取材过于局限。扶贫攻坚是一项浩大工程,面广人多事复杂,可记可写事宜多,大到全局全域全景式的记录创作,小到一事一人的片段式特写,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作者的参与度和取材的大小。小说《女警扶贫》选取女警王彩霞牛头寨扶贫,故事定位在牛二、陈伟国两个拖后腿人物的脱贫转化,虽达到了宣传扶贫攻坚的作用,但总显得气势不够,意犹未尽。这与作者李文掌握扶贫攻坚素材不足不无关系,正如南怀瑾在《论语别裁》之《识人难识己更难》中写到:“文学又谈何容易?《红楼梦》之后,再也写不出第二部《红楼梦》,没有像曹雪芹那样的家庭,没有像曹雪芹一样,整天和一些女孩在一起打滚,没有那个经验,换一个人怎么也写不出来。施耐庵的《水浒传》,没有跑过江湖,没有和那些动辄拔刀的江湖朋友混在一起,也写不出来。”

如故事还可延伸。通读小说全文,不难发现作者李文是一位讲故事的高手。文中牛二的转化、陈伟国一家的团聚、王春生的狡猾凶狠、王峰的阴险毒辣等故事丝丝入扣,有声有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仔细思量,总觉得文中故事还可延伸,如陈伟国致残索赔案及妻子回家事就可下下功夫,黑社会头目黄耀文的故事就可以作作文章,还有报废车之事等等。

如人物尚需细化。通观小说人物,虽定位准确,个性鲜明,但对部分人物的安排描写似有不足不细之感。打工致残的陈伟国代表了农村扶贫攻坚难点一类,但文中对他的故事安排和人物刻画就简单了一点,没能写出残疾人脱贫的艰难和成功的喜悦,让人深感遗憾。致残陈伟国的公司和公司侯经理本来很有故事,但因写得过于简单,故事出不来,人物深不了,效果自然大打折扣。牛头寨副支书王峰是本文的重点反派人物,应该浓墨重彩,写时前轻后重,没写出他的阴险狡诈凶残,教育效果倍减。牛头寨支书阿来作为基层组织负责人,理应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发挥领衔作用,但在通篇里却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不能让人信服。其他人物的刻画里,或多或少也存在不少细节上的问题,需引起作者的重视。

存在问题在所难免,但我始终认为,写总比不写好。

说实话,相较于小说的成败,我更感动写作者李文的坚守和挚着。在德宏,看过读过李文的诗歌、散文、小说的人很多,但知道李文是残疾人农民工的却很少。阅文未见李文的都说他多才多艺,有理想有阳光生活一定美满。见过李文的才知道他生活不易创作不易,身残志不残,靠意志和信念自强不息,赢得社会尊重。李文原籍保山隆阳板桥,出生就因脑瘫残疾导致手脚不便说话不畅,自小饱受歧视和孤僻之苦,后随父母离乡远赴德宏陇川从事建筑行业并长居陇川。李文身残志坚的事最早是被《保山日报》披露,缘起于他在保山日报发表文学作品后无法联系被编辑四处寻找,记者将找到他的过程写成稿子刊发,才第一次让大家知道他是残疾人农民工文学写作者。记者字相宇、周晓东在《李文,一路蹭蹬一路歌》文中写到,“因患有先天性的语言和听力障碍,他曾一度绝望过,但对生活的热爱及冲破无声世界的渴望又使他发奋追寻自己的梦想。他就是隆阳区板桥镇乌鸡村一个白天在工地挥汗如雨,夜晚在工棚埋头创作的残疾人李文。”文中还写到。“ …为了找回自信,1990年起李文决定重拾儿时的爱好——写作。由于文化基础差,他在工作之余便有意识的游走于一些图书馆和书店之间,用打工攒下来的钱购买了大量书籍,开始艰难的自学,在工友及家人睡梦正酣之时,李文还穿梭在字里行间,苦行于书中卷里。光阴荏苒,房子盖了一栋又一栋,工棚换了一处又一处,李文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日夜的苦读。1997年,开始尝试写作,并向一些报社投稿。白天到工地做活,晚上在工棚写作,写好后让弟弟李武誊抄并邮寄给报社,在无数次的石沉大海后,他的诗歌终于在《德宏团结报》举办的《今日陇川》征文里获得一等奖。… 现在的李文可谓是大忙人了,他不仅要与各地文友进行作品交流,还要给弟弟的小工程队做各种工程预算,除此,村里一些人家建新房也会请他看看图、做做预算,村里人都说:李文是个人才。”看到这些介绍,我们不得不为李文的坚强坚守和自强不息而感叹,也为他虽未直接参与扶贫但却关心关注扶贫攻坚工作而感动。正因为用情用心用力,《女警扶贫》的成功就在情理之中,自然令我们这些身体健全人士汗颜和惭愧。

透过残疾人农民工文学创作坚守者李文和他的小说诗歌,我更坚信德宏未来文学创作必定繁荣昌盛。说起德宏,自然脱不开“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的美誉,厚重的历史文化、多彩的民族文化、传奇的抗战文化、美丽的生态文化、神秘的异域文化、神奇的珠宝文化,造就了德宏文学创作的富矿。但德宏的美丽似乎没有激发德宏人发现美记录美创造美的激情,至今没有出现当地人创作的有影响的厚重作品,也就谈不上在全省全国形成有影响的作品集和作家群,反倒是匆匆行走的艾芜在《南行记》里留下德宏的众多美景,知青下乡陇川的王小波留下了《黄金时代》等众多巨著,短暂采风的张庆国不经意听到盈江犀鸟写出了反响极大的《犀鸟启示录》,不得不让我们这些长居德宏者深思和忧虑。当然,文学创作的迸发和文学群体的涌现,除了需要有像李文一样热爱痴情坚守文学创作的人群以为,更需要当地党委政府重视和社会各界支持,搭平台建机制明激励育人才,形成全民重视全民支持的态势,文学繁荣发展才有可能。记得德宏诗人尹培芳在《好样的,李文》一文中写到,“ 最近留意到李文的微信中有一则‘声明’:……我喜欢用文字感动世界,喜欢用笑容感动朋友。李文,你将以灼热的文字插上逆风飞翔的翅膀,超越梦想。”

李文尚能坚守,德宏文学创作繁荣的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方桄明(1966.06-),男,汉族,云南保山(隆阳)人;德宏州文化和旅游局正处级干部;主要研究领域:民族文化、体育、旅游。作者方志辰(1997.01-),男,汉族,云南保山(隆阳)人;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戏剧表演专业毕业在家待业;主要研究领域:戏剧创作表演。联系地址:芒市机场大道文旅大楼德宏州文化和旅游局,邮编678400,联系人方桄明13578219819。完稿于2021年9月22日,字数5681。)

作者:方桄明

编辑:桂金再

审核:徐省  李根标

(作者:方桄明)